• 您好,欢迎访问云南省社科院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视点

专访“皮书年会20年致敬人物”称号获得者王亚南

时间:2019/8/27 10:12:04|点击数:

 王亚南研究员

  2019年8月9日至1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承办的第二十次全国皮书年会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召开。黑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庆伟,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谢伏瞻出席会议并讲话。国家新闻出版署、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地方社会科学院等单位领导,来自全国社科院、高校系统的学者及全国皮书课题组、相关领域研究专家等500余位代表出席了会议。本次年会的主题是“皮书与学术共同体建设”,与会代表围绕学术共同体的特点与价值、皮书在学术共同体建设中的作用、皮书与学术共同体建设的未来、学术共同体建设的方法等主题进行讨论。

  此次年会正值全国皮书年会20周年盛典。受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委托,笔者借参会之便追踪年会各环节进程,专访获得“皮书年会20年致敬人物”荣誉的我院文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全国皮书系列3本文化蓝皮书和3本全面发展检测丛书主编王亚南研究员。

  提问:王老师,我见证了您获得“皮书年会20年致敬人物”荣誉,请问“年会20年致敬人物”是如何评选的?您对此有何感想?

  王亚南:我只知道编辑我们几本皮书的皮书出版分社推荐了我,参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总社综合评选,更多具体情况并不清楚。这里有必要提一下此次会议通知里的简要概括:“皮书已经成为覆盖600余个研究领域、涵盖800余项出版总品种、连通近千家研创机构、数据库总字数达38亿字、累计10万余次中外媒体报道、12个语种共同出版的卓越智库成果。皮书不仅是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服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应用型智库成果,也是构建中国学术国际话语权、发挥中国智库国际影响力的知名学术品牌。”在如此庞大、各具实力的全国皮书系列研创学者队伍中参与评选,我事先对结果实在不敢乐观。

  

   “皮书年会20年致敬人物”荣誉证书

  至于感想,我只想说:感谢中国社会科学院!感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感谢皮书出版分社各位同仁!全国皮书系列这一国家智库成果出版、传播平台给我们机会平等参与其间,多年下来我们3本文化蓝皮书、3本全面发展检测丛书才有可能直接面向全国产生影响。

  对我的“致敬词”由第二十次全国皮书年会组委会拟定:“他军旅数载,却未曾弃笔,自幼想当科学家,却做了社会科学家。他自与皮书结缘,十数年来从未缺席皮书年会,是年会最为活跃的皮书人。他以开拓性视角深耕于《文化蓝皮书》,填补文化产业研究领域多个空白。他心系皮书建设,以开阔而深刻的思路与学者们共享皮书研创成果,为学术共同体建设献计献策。”其中,“自幼想当科学家,却做了社会科学家”一句是我请求加进去,以此向皮书同仁交代,我其实是在人文研究领域“潜伏”近40年的“理科生”,到头来连自己都几乎忘了,庆幸最终有机会“回归”数理思维,专心做人文发展的全量化分析检测。“致敬词”里其他词语我不敢当,没觉得自己有那么厉害。

  提问:我也见证了《文化蓝皮书·中国文化消费需求景气评价报告(2018)》获得第十届“优秀皮书奖”,请问“优秀皮书”如何评选?

  王亚南:地方社会科学院参与全国皮书编撰通常都是做地方性皮书,我们却走了一条“艰险”道路,目标是研创全国及各地统一的人文发展通用指标体系,实现检测演算的标准化通约性和检测结果的可重复可比性。为此出书前我已发表三年数十篇论文和研究报告,仅仅城乡比、地区差两项独创逆指标通约演算方法就分别用了半年和一年时间。此书成为全国首个文化发展量化分析检测评价体系,也是迄今唯一的文化民生量化分析检测评价体系,特别是独家精确测算其间的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及其历年变化动态,对于检验全国及各地“以人民为中心”的文化发展具有首创意义。

  《中国文化消费需求景气评价报告》获奖证书

  任何原始创新从0到1取得突破总是最有价值的,同时面向全国及各地自会引发来自全国的更多关注。多年以来《中国文化消费需求景气评价报告》一直受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青睐,多次获得“优秀皮书奖”,多次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学术出版项目”,又入选国家重大专项《中国梦与中国发展道路研究丛书》英文版,还出版了繁体字版。就我所知,每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都要按照“内容质量和学术规范”、“媒体传播和社会影响”等量化指标对各种皮书进行综合检测,进入前100位的皮书才有资格提交中国社会科学院皮书学术委员会,从中评审遴选“优秀皮书”。可以想见,各本皮书面临的竞争何等激烈。

  实际上,数年以来我们同时出版3本全国及各地文化发展量化分析检测评价通用指标体系皮书。《中国文化产业供需协调检测报告》2013年首次出版,全国首个以文化消费需求侧增长空间反推文化生产供给侧发展目标的量化分析检测评价指标体系,对于检验全国及各地文化消费增长空间差距、文化产业发展目标距离具有特定意义。《中国公共文化投入增长测评报告》2015首次出版,全国首个公共文化投入量化分析检测评价指标体系,对于检验全国及各地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目标距离具有特定意义。后者相关文稿提出建议: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属于中央政府事权,国家应当制定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国民待遇”统一标准,公共财政投入必须遵循“单一制”国家体制,中央财政转移支付需要完善制度以履行中央事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基本公共服务领域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8〕6号)提出要明确基本公共服务领域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范围,制定基本公共服务保障国家基础标准。

  这3本文化蓝皮书2019年版全部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学术出版项目”,是我最高兴的事情。更值得期待的还有,全面发展检测丛书系列的经济、社会、民生3本书2019年版首次出齐,由于涉及面广阔,已经开始产生更大的全国性影响。

  提问:我知道经济、社会、民生3本新书最初定名为“全面小康检测报告”,请问与原有文化蓝皮书存在什么关系?您为何不惧“跨界”?

  王亚南:这里面的故事很多很长,只能简单说一下。文化发展的量化分析不能孤立进行,检测文化消费需求景气状况必然涉及经济、社会、民生发展的各类背景数据。我自己动手建立数学演算模型,自己动手建构计算机数据库,一开始就建成经济、社会、民生三大数据库作为文化数据库的后台支撑基础。当然经济、社会数据库只是作为后台背景,而一般民生不过是文化民生的范围扩展放大,因而文化与民生发展的量化分析检测同时起步开展研究。然而,民生领域毕竟属于“跨界”难度可想而知,历时8年凭借文化蓝皮书多年积累的方法论原理基础和技术性经验模式,2016年才首次出版《中国人民生活发展指数检测报告》,至今连续4年出版经受学术界检验,成为全国首个民生发展量化分析检测通用指标体系及全国各地实际评价排行。我自己早已定出一种标准,能够用以解释现实只是及格,能够依此揭示问题可算良好,能够回溯印证历史方为优秀,民生卷似乎大体做到了。老实承认,民生卷才是我内心暗自“得意之作”,此前文化蓝皮书则为专属范围不大的“小试身手”。

  在此情况下,2018年云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重大课题《云南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体系及对策措施研究》交我领衔,课题委托方行文点名要求在民生发展指标体系之外再做出经济发展、社会发展指标体系,于是我“奉命跨界”研创《中国经济发展结构优化检测报告》、《中国社会建设均衡发展检测报告》两卷,把原先的经济、社会发展背景后台数据库转为前台。经济、社会发展通用指标体系及全国各地评价排行初稿出来后,在方法论基础、技术性经验上我有信心,但全国各地排行结果能否被经济、社会研究领域方家认可,还是一个问题。借受邀参加一项量化研究课题开题研讨之机,我提供经济、社会发展通用指标体系各大子系统设计及全国各地综合测评排行作为“参考资料”,与会的经济、社会研究领域专家觉得符合公共常识总体认知,也符合相关专业知识基本判断。到这时候,我终于有勇气提交出版选题审查。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搜狐网特邀《掌上皮书W》(W为“文化蓝皮书”汉语拼音首字母)入驻,发布我们3本文化蓝皮书完毕后,紧接着发布全面发展检测丛书系列的经济、社会、民生3卷,迄今尚未过半,网络上累计阅读量已接近120万人次,另搜狐新闻也在同步适时再转发。这3本书首创全国及各地统一的各层级通用经济、社会、民生三大领域量化分析检测指标体系,面向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35年“基本建成现代化”、2050年“建成现代化强国”进行长期跟踪分析检测评价。

  搜狐网特邀入驻《掌上皮书W》专设展示页

  提问:回到皮书年会上来,我追踪年会各环节一直到文化智库建设分论坛,主题为“数据应用与学术规范”,您的演讲何以侧重于方法论?

  王亚南:我事先报的演讲题目为《数据方法的中国化路线与量化检测的科学性标准化》,应该说还是紧扣主题,下面把我的发言概要归纳一下。马克思主义需要中国化,西方学术理论、研究方法、分析工具引入中国同时需要中国化。举一个最简单的数据分析例子,随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年2020年临近,各种受采访的学者或学者出身的官员大都会提到恩格尔系数,后面一句话必然说到“衣食温饱”,注意这二者并非完全对应。恩格尔系数中国化应当加入衣着消费,这样才符合总把“衣食温饱”紧密联系起来指称基本生存需要的中国社会传统。

  还有一个直接把中国带进坑里的数据方法例子。大约一年前网络上流传一则信息,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检测世界各国,中国排名不如利比亚。西方社会发展指数、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预设的理论依据决不会来自亚非发展中国家,而必定来自西方发达国家,这些国家在社会体制上大致可概括出三个要点,一是所谓的现代民生制国家,二是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三是完善的社会福利国家。不能生搬硬套把这三点西方基本预设用于中国。然而遗憾的是,国内若干年来诸多量化分析指标体系设计大都照搬西方社会发展指数、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再略加增减,构成一套空中楼阁指标系统,脱离我国生活现实和现行统计制度。因此可以看到,有的研究团队宣布完成文化发展指标体系建构,有的研究团队发表成型的民生发展指标体系,准备带入所需数据进行演算得出检测结果,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全国第一个文化发展指标体系及其实际检测排行,全国第一个民生发展指标体系及其实际检测排行,都出自我这里。

  当前正在开展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对于把握中国革命、中国建设的“预设逻辑起点”具有重要的认识论和方法论价值。中国革命正确道路从井岗山起步,这里是湘赣边界罗霄山脉的农村根据地,城乡鸿沟、地区鸿沟交汇形成反动统治力量的薄弱环节。这一点对于当今中国建设研究同样具有启示意义,城乡差距、地区差距正是古今中国最持久、最深刻、最普遍的“国情特色”,也是现今“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最具代表性的方面。不了解这一点,试图以一两个中心城市、一两个时尚行业、一两个新锐人群推想全国“非均衡性”社会结构总体状况,何来“科学性”。

  图片提供:李雪

  

来源/作者:李雪/哲学所 责任编辑:李月